全国免费热线:
网上真人龙虎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真人龙虎网址远离家人只身在外可要善待你自己

文章出处:未知 发表时间:2017-08-06 19:27

 晓云
  
  市里换届会议仅半天时间,但是不许请假,只好按要求前往了。我知道,此次去市里开会可能是自己任职的最后一次,这就意味着和晓云见面的次数也就相应少了些,临行前,特意去山货店买了一些榛蘑,又带了一些煮熟的粘玉米,这些,都是晓云爱吃的,借开会之机给她带去。整个行程300公里开外,行在路上,没有话语,偶尔拿起相机隔着车窗留住自认为不错的秋天景致。
  
  晓云是我任政府副旗长期间的秘书,曾在企业工作过,后来考入公务员到了宣传部,再后来,被我要到政府给我当秘书。当时之所以选中她,一方面经人介绍,再一方面对她的初步印象极好。
  
  我的秘书,正经换了几个呢,开始是俩旗长一个秘书,这样的情形维持了近四年,好在当时我写材料不怵头,也就用不着为俩人用一个秘书而着急上火。后来,政府来了一个选调生叫希良的,被安排给我当秘书,由于工作不错,很有潜力,没过两年希良就调任乡镇去当副镇长了。后来办公室又给我安排了一位秘书小刘,素质也非常高,没多久就被市政府调训并留了下来给一位副市长当秘书。没有秘书的日子不太好过,别人有的,自己没有,免不了会引起别人的误解。有些事儿,还真不能迁就下去,从此下决心一定要亲自物色一个女秘书,也是为了方便起见。
  
  晓云,自打她考录宣传部那天我就对号入座了,因为我每天上班的时候,总是看见一个身着素裙、长发飘逸的女孩走在上班的路上,并且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。我喜欢气质不凡的女孩儿,突然出现这道靓丽的风景,我总是情不自禁的多看她几眼。一天,宣传部一位副部长来我办公室,说单位新考录一位女孩儿,素质不错,文笔很好。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我开始留心这个女孩儿,后来发现这个女孩儿竟是我欣赏的那道靓丽的风景。不再犹豫,立马要了那个女孩儿在我身边工作。
  
  
  晓云很敬业,考虑问题也周密,和她一起共事感觉轻松而愉快,工作中的任何场合我们几乎都形影不离,对她,除了严格要求之外,还多了一份关切和疼爱,当时我的班长(旗长)多次在不同的场合说,“看你和晓云,既像上下级关系,又像母女关系。”
  
  像母女吗?我不知道,可能内心深处对她的疼爱有所表露了吧?一次,召开计划生育工作会议,我从乡镇急匆匆赶回来参会,因为这个会议上有我的讲话。下了车,直奔会议室,根本来不及看稿子,好在这项工作我已经驾轻就熟。讲话中,照本宣科,讲着讲着,突然感觉稿子前后有点接续不上,索性弃稿发挥,然后再渐渐引回到稿子上。会后,一位副局长告诉我讲话中丢了页,我恍然大悟,难怪自己也感觉前后接续不上呢。当时晓云也来到我跟前,诚惶诚恐的告诉我,她手里有两篇讲话稿,知道其中一篇是丢了页的,谨慎起见,她留了丢页的稿件,给我的是完整的讲话稿。可是怕出错,偏偏出了错,给我的那份稿件竟然鬼使神差的是丢了页的。说罢,她自责的等我批评她。按常理,我肯定会严厉批评的,可是我知道,她是响鼓不用重锤敲的人,况且我临时发挥应该是天衣无缝的。只是,这样的教训应该让她汲取,我非常严肃地、甚至狠狠地盯了她一眼。这一眼,既有批评,也有嗔怪。
  
  晓云给我服务了两年,便被市政府调训走了,临行前,她征求我意见,是否同意放行,我欣然应允。年轻人,只要有进步的机会,我一定会成全她们。后来,那位留在市政府的秘书小刘,给晓云介绍了一位男朋友,我得知这件事儿后,便怂恿她继续留在市政府调训,我的目的非常明确,多一些时间让晓云与男朋友相处,毕竟,晓云也是待嫁的年龄了。
  
  那年元旦,晓云领男朋友回来了,我偷偷问晓云,相处得如何,是否确定谈婚论嫁。晓云说,可能年龄偏大了,对婚姻慎之又慎,他们双方都没有结婚意思。过后,我请晓云及她的男朋友吃了一顿饭,顺便让希良作陪,餐桌前我直切主题,告诫他俩,如果合得来就尽快结婚,不能迟于来年五一;如果合不来也不要拖泥带水,立马分手。当时晓云的男朋友忙不迭的表态,一定要五一之前结婚。果然,他俩是在第二年四月二十八号结婚的,当时我特意开车赶到海拉尔参加了他俩的婚礼。
  
  结婚后,晓云的工作一直没有调过去,暂时在市里调训并不是长久之计,我这个热心肠的人开始琢磨她的前程。好在当时晓云的顶头上司是我中央民大培训班的同学,我让晓云在大厅等我,自己一人径直去同学办公室为晓云说情。晓云后来跟我说,她见我一阶一阶迈上台阶的时候,她哭了,她事后跟我说,她从来没有见我因为自己的事求过任何人,可是为了她,却舍脸求人了。
  
 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几年,晓云无论是婚姻还是工作也都早已有了很好的归宿。这次和晓云见面比较匆忙,是第二天要返程的时候,让她过来一起吃早餐。见面后,我和晓云说,自己快要二线了,来市里机会不多了,真要来的话,也不是从工作角度来的。晓云接过话题明快地说,串亲访友呗,那时候机会更多了,更自由了。餐后,在宾馆门前,我与晓云合了影,大家说,真像母女。
  
  前些天,晓云来电话和我聊了很长时间,她说,这次见面是过去不曾有的感觉,有点伤感,有点失落,就是想流泪。我知道,她是心疼我,怕我离岗之后不适应。
  
  晓云啊,怎么可能呢?干了一辈子工作,已经实现了自我价值,还有什么比起自由人更舒爽的呢?傻孩子,你可知道?组织已经待我不薄啦,离岗后,还要给我提高一级的待遇呢。只是我有点心疼你,噢。